【永怀希望】
    今天上午,郭先生的录取通知书领到了,一个新的阶段从此开启。领取通知书的经历与去年寻找婚戒的经历有一点相似之处。一直想把去年那段经历记录下来,没找到合适的时机。今天写写吧。
    2018年10月8日,放完国庆节,民政局上班了。郭先生和我提前调休了这一天,趁着人少的时候去领证。领证日期不是什么特殊日子,只图个方便。后来才发现有些巧合:我们2018年毕业前在学校附近的住房门牌号是1008,我的生日日期也是8(强行巧合一下)。不管怎么说,当我们发现这些巧合时,还蛮开心的。
郭先生是领证当天晚上9点左右的飞机飞回杭州,第二天要工作。我们起了个大早,我煮了两个荷包蛋当早餐,吃完就带着证件、戴上婚戒去了武侯区民政局。我们都不喜欢戴戒指,可仪式感也很重要,好歹是领证,于是统一意见一起戴一天戒指。事实证明,这一天是截止今天我们俩戴戒指时间最长的一天,后来再也没戴过了。
    领证手续办理得非常顺利,一套流程下来,不过短短十多分钟。民政局二楼(或三楼)有一名医生给新人做咨询,普及生育知识。医生说我们可以享受ZF(gov)提供的婚检福利,她给我们查询了医院的时间安排,正好8号下午可以做。因下午没有别的安排,我们决定去指定医院参加体检,结束后回家吃晚饭,再不慌不忙地去机场,时间应是很充裕的。
    体检过程也很顺利,下午两点开始,不到3点就结束了。我们开心地回了家。直到晚上6点半左右,郭先生才发现手指上光秃秃的,沮丧地给我说,戒指丢了。我说别急,我们先在家里找找看。翻遍衣兜和家里的角落,没有发现戒指的下落。看来,是真的遗失在外面了。这下有点麻烦。
    我和郭先生努力回想在外面大半天的每个细节,我突然想起体检查血的时候,郭先生帮我脱外套的瞬间,好像听到了“哐”的一声清脆的声响。我当时没放在心上,一门心思在扎针上,怕疼。我给郭先生描述了这个细节,他说也听到了,只是没太在意。综上,我猜测那个声音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郭先生的戒指掉在地上发出的。可——时间过去了四个多小时,医院人来人往,明晃晃的一个铂金戒指(戒指是白色的,印象中不是银做的,多半是铂金的吧,有些记不清了……)在地上,也太容易被人拾了去吧!我设想了以下可能:一是戒指好好地躺地上等我们去找它,这是最希望看到的情况,可能性不大;二是被患者拾去,可能性最大,很难说能不能取回;三是被保洁人员不小心当做垃圾处理了,找回的希望渺茫;四是被保洁人员拾去,取回的概率也许大一点点。所以我们找回戒指的希望寄托于要么戒指完好无损地在原地等着,要么被人拾去且有意归还(不管是患者还是保洁人员)。
    想到找回戒指的可能性很小,还要赶时间去机场,去杭州以后我们又是长时间的两地分离,此等种种,郭先生更沮丧了。如果迷信的话,可能还有人觉得,这段姻缘会不会不合适呢?结婚当天就把婚戒搞丢了,实在算不得好事儿。我当时心里也是乱的。戒指只是身外之物,丢了也就算了,本身的实用价值不大。可如果因为这个小小的东西,郭先生耿耿于怀,这个遗憾是无法弥补的,除非找回它。于是我坚决地对郭先生说:狗子,戒指肯定掉在医院了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。你带上行李,找了以后直接去机场。郭先生有些惊讶,他可能从心底认定戒指丢了,找不回了;他或许也从没想过去医院找戒指吧,时间这么紧迫。郭先生对我的提议不置可否。我继续说:一定要去找,不管能不能找到,去找了才不会有遗憾。万一还在呢?万一被人捡去正等着失主去领?总要抱着希望。郭先生没有更好的主意,在家郁闷地待着也不是办法,就同意了。
    看看时间,快晚上7点了。我们迅速提行李上车,郭先生坐副驾驶,我以能控制的最快速度专心致志开着车,一路上很少说话。等红绿灯时偶尔安慰他两句。天已黑了,天空不合时宜地下起了小雨,令天色更加暗沉,这般天气与我们的心情相互应和,也是有趣。记得郭先生问过我一两次,也不知是不是在小声地自言自言:狗子,你说能找回吗?我心里没底,强打精神回他:也许能吧,相信上天的安排,找了就不后悔。没事的狗子,真没关系……
    终于到医院了。到达之前我弟打进了一个电话,匆匆接通说了几句就挂断了。时间不容耽搁,若戒指没找回,飞机还没赶上,那才更糟糕呢。我在心里打算着,最迟晚上8点必须从医院出发去机场,走高速车程20分钟左右。找戒指的时间只有半小时左右。下了车一路小跑,进医院发现地面已经拖得干干净净,心里凉了一大截。我们迅速冲上二楼,赶到抽血的地方,只看到空空荡荡的一排椅子和抽血的柜台。我们俩在这片区域的地面上仔仔细细搜寻着,一无所获。接着,又很默契地各自去询问值班医生,看看有没有失物招领处。我们还希望打听到今天这层楼保洁人员的联系方式,如果能与保洁人员通话,得到确切的答复,也就死心了。
    很快,郭先生问到了一位还没下班的保洁阿姨,向她打听到一丝消息。消息大概是,今天下午确实有保洁阿姨捡到东西,但不知捡到的是什么!顿时,我们心里燃起了一线希望。万一阿姨拾到的正是我们的戒指呢?我们赶紧向这位阿姨打听下午拾到东西的保洁阿姨的电话,遗憾的是她没有那位阿姨的号码。热心的保洁阿姨专门替我们给保洁领班打了电话查询,再转述给我们。拿到电话号码,我们不住地给阿姨道谢,我走到一旁小心翼翼地拨号码。  
    电话通了。下午的保洁阿姨拾到的正是一枚戒指!她让我描述戒指特征,我翻出之前拍的戒指照片,完全符合。我问阿姨忙不忙,能不能立刻开车过去找她领取。她说她没什么事,已经下班吃过饭了,家住一环路附近。阿姨跟我约定了地点,让我过去找她。
    我们向医院这位保洁阿姨道谢后,飞速上车,开启导航,直奔一环路。快到时给保洁阿姨打电话,她很快出来了,阿姨又跟我们确认了一次戒指信息,才放心地归还。我提出给阿姨感谢费,她拒绝了。因为还要赶去机场,就没再多聊,只有不住地道谢,道谢。
    开车去机场的路上,郭先生觉得就像在做梦一般,不敢相信戒指失而复得。他拿到戒指立即放进了钱包里,他说要一直放在钱包里,防止再遗失。我笑笑,万一钱包掉了呢?哈哈,是不是有点乌鸦嘴了?一路畅通,不多久便到了机场,郭先生与我道别后,开心地进了候机大厅。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也感觉像梦一般,有些恍惚。一个人坐在车里待了很久才回家。后来给家人讲了这段经历,他们都认为几乎是个奇迹,家人一致认为我们的运气太好了,连掉在外面的戒指都能找回,真是厉害。结婚第一天掉婚戒的故事,应该一辈子都忘不吧,郭先生现在还时不时提及。
    今天上午,我关注的学校的公众号推文弹出通知,博士录取通知书开始发放了。看完消息,我很快转发给郭先生。等通知书快两个月了,这下总算安心。他之前填的接收通知书方式是“邮寄”,且地址写的杭州。现在不知能不能直接去学校领取,学校电话一直占线。郭先生今天下午两点的飞机回银川,如果能取到通知书带回家,他爸妈该是很开心的。郭先生 的父母对他期待较高,尤其是学业上。郭先生有些为难,怕来不及领取通知书。我建议直接去学校领通知书,本人带上身份证领取,合情合理。郭先生同意了,迅速收拾行李。
    家距离学校有三十多公里,只能麻烦仙女开车送郭先生去。仙女早晨出门散步了,不知走到了哪里。我赶紧打电话给仙女讲明了情况。她本来中午送郭先生去机场,于是改为上午先送他去学校领通知书,再从学校去机场。多年的校园生活经历告诉我们,学校的部门一般上午11点半就没人了,所以最好能在11点半之前到学校。
    上午11点40,收到郭先生发的消息,领到了录取通知书。发消息时他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。他很感激我的建议,早日了却一桩事,也早日踏实。只是辛苦仙女当司机了。
    郭先生说这次的经历和上次找戒指经历一样,匆匆跑去办成了事,又匆匆赶去机场。两次都是我做的决定,替他下了决心。既然历史这般相似,不妨今日记录下来,以后看看也是极好的。
2019.7.19 19:19
立即参与
完成 5分钟瑜伽体验课 第2次
使用 Keep 手环